業界資訊

社保繳費持續上浮 部分小微企業不堪重負棄保

來源: 中國企業報 日期:2015-01-14

新年伊始,一條有關天津、重慶、福建、江西等地上浮社保繳費基數標準的消息引起社會關注。

根據上述省市公布的新社保繳費基數標準,與2014年相比,用人單位和職工需要繳納的社保費用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上漲。

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指出,擴大參保繳費覆蓋面,適時適當降低社會保險費率。但現實情況是,繳費基數每年持續上調,企業、職工的社保繳費率一直居高不下。

年度收入統計持續增長,社保水漲船高

目前,中國社會保險的主要項目包括養老社會保險、醫療社會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加上住房公積金,統稱“五險一金”。按照《社會保險法》、《社會保險征繳暫行條例》等相關法規,社保繳費以上一年社會平均工資的60%至300%為繳納基數。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副教授郭宇強在接受《中國企業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一直以來,社會平均工資作為制定社保繳費基數的依據,近年來社會工資水平處于增長期,這意味著社保繳費基數也會隨之上浮,社保繳費上漲成為常態。

部分地方連續10年提高企業職工待遇,退休人員年年增加,使得地方政府處境尷尬,費率不能降也不敢降。

公開資料顯示,2012年北京社保繳費基數下限為1869元,2014年已提高到2317元;浙江的繳費基數下限也從2012年的1908元提高到了2014年的2230元。

以北京為例,2013年北京人均工資69521元,人月均收入5793元。那么,2014年最低交納標準為:養老基數、失業基數按最低的人月均40%,為2317元;醫療、工傷、生育按最低人月均工資的60%,為3476元。

國務院副總理馬凱曾經直言不諱地表示,中國的養老保險繳費水平確實偏高,“五險一金”已經占到工資總額的40%到50%。

社保昂貴是不爭的事實。有媒體報道,中國的社會保險繳費率在181個國家中排名第一,約為其他金磚國家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歐五國的3倍,是發達國家的2.8倍,是東亞鄰國的4.6倍。

以加拿大為例,目前加拿大養老保險計劃中,企業繳費比例為4.95%,加拿大實行全民免費醫療,企業無需承擔醫療保險費用。但是加拿大的失業保險繳費比例較高,企業繳費比例為1.88%。即便如此,養老保險與失業保險合計不到7%。

對于社保繳費高背后深層原因,郭宇強分析認為,保險繳納是按上一年度收入來計算的。而中國統計的年度收入一直在增長,繳費也就隨之增長。

“社保繳費比例高還有一個深層次原因就是歷史遺留問題,有歷史欠賬。由于中國社保制度建立較晚,在繳納年限上,當年很多沒有繳納或少繳的人視同繳納,仍可享受社保待遇,這都需要現在繳費來填補,造成社保基金給付增長大于繳費增長。”郭宇強說。

小微企業不堪重負,棄保后企業、員工都高興

持續上浮的社保繳費讓中小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不堪重負。

在北京中關村擁有一家科技公司的鄧華告訴《中國企業報》記者:“現在的社保繳費比例過高,讓企業繳不起,有的企業干脆都不上了。”

鄧華告訴記者,他公司里有10名員工,雖然給所有員工繳了社保,但都是按規定的下限繳納的。“沒辦法,畢竟沒有上規模,小微企業生存壓力大。”鄧華無奈地說,很多小企業如果按全部工資繳納的話,就不堪重負,直接后果就是降薪、裁員。

根據五險繳費比例,企業占29.8%,職工個人占11%,所繳費合計超過個人工資的40%,有的地區甚至達到50%。過高的繳費,使得棄保現象屢有發生。一些企業員工對未來社保缺乏足夠的信心,認為與其白交錢不如拿現錢實惠。

鄧華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如果企業給員工的工資是3000元,公司得繳納1320元左右的社保,而員工承擔自繳部分是660元左右,因此員工實得工資是3000-660=2340元;如果企業不繳社保,員工也不用扣,員工實得工資是3000+660=3660元。也就是說,繳了社保后員工只能拿到2340元,如果不繳社保員工則可以拿到3660元,差額1320元,超過工資的40%。

對于企業來說,如果不給員工繳納社保,每個月每個人至少省去1000元以上的成本(參考北京標準),每年可在每個員工身上省下1.2萬元以上。“這時,老板往往會把不繳社保節省下的錢拿一半出來給員工加薪。”鄧華說,“其實,不繳社保往往對員工還很有吸引力,員工不愿上社保在中小企業這種現象很常見。”

分析其中原因,鄧華認為,目前中國的社保并沒有全面覆蓋,跨省結算還是難題。一些新參加工作的員工本身認識不足,加之中國流動性大,很多人從北京回到二線城市之后,社保轉移非常麻煩,索性就不繳了;另外,企業繳納的意愿不強烈,很多小企業能躲就躲。

不過,前不久發生在鄧華身邊的一件事讓他“驚出一身冷汗”。有個朋友的公司因違反《勞動合同法》開除了一名老員工,這位員工向勞動部門舉報公司社保未按實際工資繳納,結果執法大隊現場執法,公司光補繳最近5年的社保差額與公積金差額就補了16萬多元。“這家企業有100名員工,如果同時舉報的話,公司很可能一個月之內就得關門。”

鄧華坦承,作為一家正規企業,即使公司很小,也會遵守國家法律法規,保障公司員工的權益,給所有員工繳納五險一金。“但實事求是地說,現行社保制度給我們這樣的小微企業造成了較大的負擔”。

隱性費用居高不下,專家呼吁建立社保聯動機制

“中央天天喊給小企業減負,其實要減負的地方太多了。我們這樣的小微企業,還有很多隱性的費用。”鄧華說。

《中國企業報》記者在鄧華公司的一份繳費清單上看到,每年企業上繳的殘保金記錄顯示:2012年1028元,2013年1143元,2014年1028元。另一份日期為2014年11月份的繳費記錄則顯示,企業當月繳納的地方教育附加、城市維護建設稅、個人所得稅、教育費附加共計278.25元。他還告訴記者,幾乎每個季度在開了增值稅票之后還得繳納一些附加費。

“像我們這樣只有幾個人的小微企業也要繳教育附加費,你就知道我們的錢都去哪兒了!”鄧華十分無奈。

“因為有這些負擔,在招聘員工時就更加謹慎,原本我們提供的薪酬與大企業相比缺少優勢,再扣除自身承擔的社保及公積金費用之后,員工最后到賬的收入就更少一些,要招聘員工,難度就更大。而要留住現有員工,就必須不斷加薪。”鄧華抱怨說。

不過,郭宇強認為,目前我國經濟處于調整轉型期,企業經營收入減少了,但繳費比例不變,這使企業感到壓力。“經濟轉型的后果由企業單獨承擔顯然不公平。各方面都要承擔相應成本,不能全部轉嫁到企業身上。政府也要擔當,應該主動讓利,幫助企業渡過難關”。

郭宇強認為,更科學的社保制度應該采取聯動機制,而不是一成不變的。要充分考慮到經濟發展現狀。政府要適應新常態,對企業可以通過稅收杠桿,通過減免稅收或政策上的支持來減輕企業負擔,降低企業生產運營成本。

政府應該如何給企業減負?鄧華建議,政府降低繳納五險一金的比例,直接減輕企業負擔或在企業繳納五險一金時可減免相應的稅費,間接減輕負擔。“減輕企業繳納負擔,同時督促企業必須全員上社保,增加繳納的范圍,保證國家大池子的總收入不變”。

有關專家指出,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理應通過劃撥國有資產、提高國企分紅、加大財政補貼等方式還清舊賬,更要加強養老金投資管理,爭取“讓錢生錢”。數據顯示,目前社會保障支出占我國財政支出12%,遠低于西方國家30%至50%的比例。

事實上,目前我國社會保障體系面臨不少問題亟待解決。

一邊是企業職工退休金少,職工參保缺少積極性,另一邊是公務員不交費卻拿著很高的退休金,“雙軌制”的弊端凸顯。

不過,中央已決定建立與城鎮職工統一的養老保險制度,這意味著近4000萬機關事業單位人員養老將告別“免繳費”時代。

“上繳國家的部分,有一部分叫統籌基金,有一部分才是打入員工個人的賬戶中,將來的養老保險如何發放有一個復雜的計算公式,我都沒有時間去學習。”鄧華對自己未來的社會保障仍心存擔憂。

亚洲AV无码不卡在线观看,欧美人妻AⅤ中文字幕,在线观看免费无码专区,亚洲A∨国产AV综合AV在线不卡日本V一区二区手机看片自拍自拍自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