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聚焦

中國不加入TPP會因此損失2.2%的GDP

作者:馬駿 日期:2015-10-09

模擬結果顯示,與中國加入(“大TPP”)的情景相比,如果中國不加入,中國會因此損失2.2%的GDP 。假設TPP的過渡期為四年,則在該階段內的年均機會成本略超過0.5% 的GDP。如果中國不加入,對其他一些國家來說也會導致機會成本的失去。比如,韓國、日本等與中國貿易密切的國家也將承受相當于1.5%的GDP和0.6%的GDP的機會成本,而歐盟、新加坡、越南等國家和地區則會由于中國不加入而受益。

自2013年以來,中國逐步釋放出考慮加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談判的信號。2013年9月,韓國政府宣布已制定了加入TPP的方針,2015年1月韓國政府表示將著眼于最大限度地維護國家利益來決定是否參與TPP談判。另外,泰國、印尼等國也存在參與TPP的可能,未來的TPP談判國有望增加至16個。

在此背景下,我們采用一個全球可計算一般均衡(CGE)模型來模擬“大TPP”(即TPP成員國達到16個,下同)實施后,由于關稅和非關稅壁壘的下降,給中國和其他成員國以及非“大TPP”國家的經濟所帶來的影響。在模擬“大TPP”國家所產生的凈影響時,需要剔除正在實施中的現有區域性自由貿易協定的影響。本文將這些現有的區域性自由貿易協定所帶來的影響作為政策模擬的“基礎場景”(區別于所有政策完全不變的“基準場景”),而將“大TPP”的實現作為政策模擬的“完全場景”,通過比較兩者之間的差異,分析“大TPP”給各國經濟所帶來的凈影響(即超越現有區域貿易協定的新的影響)。

在模型中,我們采用了下調關稅和下調非關稅壁壘這兩類對政策變量的沖擊,來模擬“大TPP”要求的貿易自由化的進程。對于關稅下降,我們區分了農產品和非農產品兩種類型。對于農產品而言,在自貿區談判中,雖然原則上是需要將其關稅下降為零,但實際過程中由于日本、韓國等國家需要保護其國內農業和農民利益,將出現較大的爭議,所以農產品的下降幅度很可能較為有限。我們假設在模擬期內,農產品關稅的下降幅度為30%。一些非農產品關稅往往有原產地證明等限制,也不會下降為零,因此我們借鑒Peter A.(2011)的研究,假定非農產品在模擬期內的關稅下降幅度為90%。在非關稅壁壘的刻畫和下降幅度方面,我們借鑒了幾個已經發表的研究成果,包括Judith(2006)將非關稅壁壘通過從價稅等值的形式進行量化的工作,Kee(2009)對于貿易壁壘參數的估計,和Sanjuan(2013)采用“引力”模型估計歐美之間農產品非關稅壁壘。本文基于這些研究的結論,將非關稅壁壘通過從價稅等值的方式引入模擬沖擊。在其下降幅度上,我們參考Peter A.(2011)的研究,假定為TPP成員國的商品貿易的非關稅壁壘在模擬期內下降51%,服務貿易的非關稅壁壘下降56%。

我們用全球CGE模型,分別模擬了基礎場景和完全場景下各國GDP受到的影響。假設所有成員國同時加入“大TPP”,“大TPP”實施的凈影響將使韓國、越南、中國、泰國、日本、澳大利亞等國在模擬期(即關稅下降的過渡期)內實際GDP累計提高1%以上。在這個階段,中國的實際GDP將累計提高2%。假設“大TPP”的過渡期持續四年,則將每年提升中國的GDP增速0.5個百分點。而“大TPP”以外的地區則或多或少地受到“大TPP”帶來的貿易轉移效應的負面影響。

在產業層面,“大TPP”將使中國的紡織、服裝、電子設備等行業實際產出明顯上升,幅度達4%-8%,而采礦、石化、運輸設備(主要為汽車制造)、機械設備行業將面對更強的國際競爭,因此產出略有下降。

在對其他國家產業變化的分析中可以看出,全球范圍內獲益最大的為越南、印尼和馬來西亞的紡織服裝產業,韓國的電子、機械產業,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食品加工業,日本的建筑、石化、金屬、機械設備產業,以及美國的運輸設備、農業以及食品加工等。而日本和韓國的農業部門,美國、墨西哥、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的紡織服裝業,東南亞國家的石化部門等將受到一定程度的負面沖擊。

中國不加入TPP的影響

假設“大TPP”的其他15個潛在成員國達成了TPP協定,但中國由于某些原因不能加入TPP,或者在其他15國達成TPP協定后的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如我們前面假設的四年過渡期內)不加入TPP。中國會因此失去什么?或者說不加入TPP對中國的機會成本是多大?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進行了如下包含三個步驟的模擬。第一步,估算16個國家都加入TPP 后對各國的凈影響(“大TPP”)。第二步,估算15個國家(不包括中國)加入TPP對各國的凈影響(TPP-15)。第三步,用“大TPP”的凈影響減去TPP-15 的凈影響,得到中國(和其他國家)由于中國不加入TPP失去的機會成本(失去的本來應該得到的利益)。

模擬結果顯示,如果中國不加入TPP,對中國而言其機會成本是2.2%的GDP。換句話說,與中國加入(“大TPP”)的情景相比,如果中國不加入(TPP-15),中國會因此損失2.2%的GDP 。假設TPP的過渡期為四年,則在該階段內的年均機會成本略超過0.5% 的GDP。

如果中國不加入,對其他一些國家來說也會導致機會成本的失去。比如,韓國、日本等與中國貿易密切的國家也將承受相當于1.5%的GDP和0.6%的GDP的機會成本。而歐盟、新加坡、越南等國家和地區則會由于中國不加入而受益。

最后,有兩點說明值得提及:(1)這里關于“中國不加入TPP 的機會成本是2.2% 的GDP”的結論,與前面關于“大TPP”的實施“可以提升中國GDP 約2%”的結論是基于不同的比較得出的。前者比較的是“中國不加入”(TPP -15)與“中國加入”(“大TPP”)之間的差別;后者比較的是“16個國家都加入”(“大TPP”)與“所有國家都不加入”(基準情景)之間的差別。(2)這里的估算均指與貿易自由化相關的利益和成本,不包括投資自由化帶來的影響。

TPP的受益者與沖擊面

如果16個潛在成員國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該協定(“大TPP”)的實施將提升大部分成員國的GDP,其中韓國GDP的累計受益為2.2%,越南為2.1%,中國為2.0%,日本為1.3%,澳大利亞為1.2%,美國為0.3%。而非“大TPP”國家將受到一些負面的沖擊,這也將促使非“大TPP”國家開展相應的自由貿易談判。在產業層面上,TPP的主要受益者包括越南、泰國和中國的紡織、服裝產業,澳大利亞的食品加工業,以及中國和韓國的電子設備產業。而日本和韓國的農業部門,美國和澳大利亞的紡織、服裝產業將會受到較大的負面沖擊。

就中國而言,假設TPP的政策過渡期為四年,則貿易自由化將在此期間內提升中國年均GDP 增速0.5個百分點,提升中國出口年均增速2.3個百分點。包括中國在內的TPP可進一步推動中國經濟結構趨于均衡和降低貿易順差。中國的紡織、服裝、電子設備產業為明顯的受益者,而采礦、化工、汽車等產業則會受到一些沖擊。

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除了貿易自由化之外,還在投資自由化、知識產權保護、勞工標準、環境保護、平等競爭、資本賬戶放開、放松管制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標準。這些改革的壓力從總體上來說是有利于中國和其他TPP成員國提高競爭力的。特別是對民間資本的準入放松,將顯著提升中國經濟增長潛力的結論。本文局限于模型的數據和結構,尚未能實現對這些非貿易政策的量化模擬,這是今后可以進一步探討的問題。

亚洲AV无码不卡在线观看,欧美人妻AⅤ中文字幕,在线观看免费无码专区,亚洲A∨国产AV综合AV在线不卡日本V一区二区手机看片自拍自拍自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