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資訊

項俊波新政收效:保險業重歸市場財險業務挑大梁

日期:2012-08-16

近一個月來,保監會頻頻出擊的政策組合拳讓業界“應接不暇”。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6月保費收入環比大幅增長,加之2012年以來保險業20%的絕對漲幅——政策創新驅動的保險業變革似乎得到了資本市場的擁躉。

從四項險資運用新政,到控股股東管理,劍指關聯交易,再包括項俊波就任保監會主席伊始拋出的兩記重拳:治理銷售誤導與車險理賠難,幾乎招招“刀光見影”。

市場幾乎能感到這位前任央行副行長、農行行長,有著詩人般氣魄的第三任保監會主席的“狠勁”。

但有些保險公司老總并不認同,認為監管層過于渲染治理銷售誤導,可能是導致壽險保費收入下滑、退保率上升的原因之一。

就在項俊波掌印保險業的300多天里,保險業總資產新增萬億元,截至6月末增9298億;出臺40余件政策法規,但財險類規范性文件個數是壽險業的2倍。

“今年的壽險面臨較大挑戰,投資也遭遇資本市場‘寒流’,財險務必擔當歷史責任。一方面要確保自身‘亂不得’,另一方面還要承擔起‘保大局’的責任。”8月8日,一家財險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

而財險可能擔綱的同時,投資渠道也在大力拓展,7月份險資新政“四箭齊發”便是例證,這也是項俊波履新以來最為明顯的“政績”。

回歸市場

今年6月中旬的保險股集體瘋漲,其導火索便是6月11日-12日,保監會組織的那場“保險投資改革創新閉門討論會”商議13項保險投資新政(征求意見稿)。

而放寬保險資金投資債券、股權和不動產的品種、范圍和比例的限制,允許保險公司委托有關金融機構進行投資,以及增加境外市場投資工具等;業內所有能預期的投資渠道,都或將在此輪新政中漸次向保險資金放開。

一個多月過后,13項投資新政中的《保險資金債券投資管理辦法》、《保險資金委托暫行管理辦法》、《保險資投資股權和不動產暫行管理辦法》以及《保險資產配置管理暫行辦法》陸續出臺。

對照項俊波主張的“推進保險資金市場化改革”方向,上述四項新政中的《保險資投資股權和不動產暫行管理辦法》較為明顯,其開放程度可謂超出預期。

但去行政化色彩,市場回歸之路并非一蹴而就。“討論稿原本是10項的,但市場將其詮釋為13項,剩下的9項何時發文尚無時間表。”一位保監會人士說。然而,政策的發布并非一帆風順。有關部門對此也存在不同意見,有人擔憂渠道放得過開,風險會難以控制。

但這些并沒有“擾亂”審計出身的項俊波之變革步驟。他正按照自己最初的設計有條不紊地推進改革。

四項險資新政下發過后,不到一個星期,保監會又推出《保險公司控股股東管理辦法》,直指關聯交易,杜絕控股股東侵占保險公司利益。

“項主席的總體改革思路是去行政化色彩,推市場化運作,讓更多的資源配置由市場自由選擇;規范市場秩序,治理人身險銷售誤讀,車險理賠難等兩大病痼,保護消息者利益,對外塑形象。”上述保監會人士說。

北京工商大學保險學系主任王緒瑾認為,解決銷售誤導,包括投資新政等都旨在加強內功,只有投資收益提升,保險公司的償付能力才能提高。作為宏觀經濟中一部分的商業保險正逐步走向完善。從商業保險自身機制來看,應發揮的作用亦日趨重要。與此同時,一個穩健的市場也要有保險資金作為后盾。

財險擔綱?

數據顯示,步入項俊波時代的保險業出臺了11項財險規范性文件,是壽險業的2倍;從理賠指引、規范市場秩序到投資型業務、準備金評估等,無不納入監管。

項俊波緣如何看重財產險行業?顯而易見的原因是:2012年壽險業仍難樂觀,如此情況下,財險行業勢必擔當“挑大梁”的責任。

把諸多政策歸納起來可以看出,以保護消費者利益為中心,樹行業形象、整治市場秩序為基點,去行政化、市場化運作為原則,財險、人身險、資金運用等新政多管齊下,勾畫出項俊波的保險業改革路徑。

這其中,壽險行業轉型方向日漸清晰,養老險和健康險是未來主要發展方向,且潛力巨大。申銀萬國分析師孫婷認為,與社會保障改革和醫療體制改革相關的商業養老保險和健康保險的發展已上升至國家戰略層面,此外,保險行業從“被動銷售”向“主動需求”轉變、從“復制經驗”向“政策驅動”轉變,養老險和健康險的稅收優惠則是最重要政策支持。

6月底保監會發布《關于貫徹落實〈醫改“十二五”規劃〉的通知》,首提“制定稅收等相關優惠政策,鼓勵企業個人參加商業健康保險。簡單測算,養老險和健康險未來將為保險公司貢獻20%以上的保費增量。”孫婷認為。

現在,幾乎所有的壽險業人士都在期待“個人稅收遞延型養老保險試點”,并大多認為該政可力挽狂瀾,令壽險業走出低谷。但問題是此事不取決于保監會,在于國家財稅部門。

接下來,尚在研究醞釀的核心改革更是種考驗。像壽險預定利率市場化改革、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營銷員體制改革等,個個都很“棘手”,需要項俊波逐一去面對與解決。

項俊波曾在履新38天后與媒體的首次見面時說,要干幾件社會認可、消費者歡迎的實事,因為沒有保險消費者,就不存在保險市場,也就不需要保險監管。他強調,保護保險消費者利益是保險監管的天職,是衡量監管工作成效的重要標準。

“能”與“不能”

亮出“政策牌”是項俊波首當其沖做的事,但政策牌背后隱藏著種種無奈:行業素質、渠道隱憂;甚至有人提出,保險集團化的組織架構也值得商榷。

在這諸多問題中,銷售能力和渠道建設是焦點。“其實,癥結也在于沒有渠道。”一位中再保險集團公司人士說,為何銀行能發展壯大,但保險卻不能?就因為保險渠道的缺位。令人難以置信的是現在財產險公司居然要交兩成多的手續費才能從保險中介、4s店手中拿到客戶資源,完全被中介控制了。

但目前保監會正提倡產銷分離,鼓勵中介做大做強。“問題可能在于保險自身不爭氣。不過,保監會認為現階段中介市場要發展起來的觀點仍有待考量。有些時候,中介機構并非代表客戶與保險公司討價還價。”上述人士說。

他還認為,是否掌握渠道攸關重要,可現狀是,壽險與產險幾乎都沒有自己的渠道,都得看別人的臉色過日子。此外,推動保險公司集團化運作也有待權衡。

值得關注的是,集團化意味著拉長管理鏈條,增加成本與并表監管難度。像銀行是統一法人制,一統到底,但保險業多是母子公司制。“如此保險業消耗了很多資源,不僅浪費資本金,包括繳納保險保障基金等都是雙份。如果真正想做大做好,還是總分制更為合適,多級法制人的集團化不利于管理。”上述中再保險集團公司人士建議。

無論如何,實施項氏新政后的保險業明顯“博”得了社會更多的關注,正面與負面暫不定論;縈繞在市場人士心頭的大問號是:內外交困,形勢復雜嚴峻背景下,項俊波如何下好這盤近7萬億的保險業總資產的棋?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歐陽曉紅 

亚洲AV无码不卡在线观看,欧美人妻AⅤ中文字幕,在线观看免费无码专区,亚洲A∨国产AV综合AV在线不卡日本V一区二区手机看片自拍自拍自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