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資訊

乘意險保費規模將大幅萎縮 行業面臨重新洗牌

日期:2013-04-11

完善險企償付能力監管 保監會規范資產價值入賬標準

9日,保監會一口氣印發《保險公司償付能力報告編報規則——問題解答第15號:信用風險評估方法和信用評級》等5項問題解答的通知。這是在保險新政陸續落地后,保險公司可投資品種大幅度增加背景下,保監會首次進行系統的全方位地詳解投資不同品種計價方式和信息披露辦法,規范了資產價值入賬標準。

與此同時,保監會要求保險公司可以采用外部評級法和內部評級法評估企業債券、基礎設施債權投資計劃等有關投資資產的信用風險和認可價值。一旦保監會認為外部信用評級結果不能客觀反映投資資產風險,有權要求保險公司調整投資資產的認可價值或指定該項投資資產的認可比例。

據悉,自2013年一季度償付能力報告編報起執行。

對于云南的保險公司來說,今年業績恐難成為“金蛇”。

一季度保險公司業績不理想,同時面臨著保險兌付高峰期。而據保險業內人士透露,2月份云南保監局召開的一次會議表示要加大對乘客人身意外傷害保險(簡稱乘意險)實名制的監管力度。

這樣一來,本來就被保險公司視為雞肋的乘意險業務,讓保險公司更加頭疼。

“若汽車票沒有實名制,而要求乘意險實名制,乘意險也將成為繼銀保產品之后,保費大規模下滑的另一業務。”一業內人士預測,在車票沒有實名制的情況下,乘意險單一實行實名制,云南省保險公司乘意險的保費規模可能由現在8000萬元左右萎縮到幾百萬元,一些原本有幾千萬保費的公司可能將會下降到幾百萬左右。

保費規模或大幅萎縮

“今年,監管部門再次加強對乘意險實名制的監管,乘意險可能成為下一個保費大規模下滑的產品。”一國有壽險公司團體險負責人表示。

今年,云南保監局對云南省所有機構進行檢查,要求保險公司銷售的乘意險都要有乘客的個人信息,并將這些信息錄入系統。早在2009年,中國保監會下發的《人身意外傷害保險業務經營標準》(以下簡稱“標準”)中就要求,乘意險銷售必須實名制,并且要實現與核心業務系統聯網出單,能夠實時進行保單查詢。

電子化出單、在售票窗口貼出“乘客人身意外傷害保險投保提示”、設置回執聯回收箱等都是推進乘意險實名制的補充措施。

但是,乘意險實名制的推行一直都十分困難,大多數客運站銷售的乘意險保單上,除了保險公司的信息外,大多沒有個人信息。

“若是強制要求所有銷售保單都實行實名制的話,云南省各家保險公司在乘意險上的保費將會出現大面積的萎縮。”上述人士表示,此前,若是客運站賣100張車票就可以銷售100份保單的話,現在賣100張車票可能只能賣10張保單,這對于保險公司的投保率來說是一個致命打擊。

據了解,乘意險大多是在縣域級銷售,在云南,州市、村和寨的實名制困難最大。一保險公司云南省分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一直以來,乘意險實名制受阻的主要原因是汽車票并沒有像火車票或飛機票一樣實行實名制。

記者獲得的一份內部資料顯示,在云南省,乘意險的保費規模大概有8000萬元左右,太平洋壽險云南分公司的市場最大,網點數可達到140多個左右,中國人壽云南分公司、平安人壽[微博]云南分公司和新華壽險云南分公司次之,其他公司很難從中分得一杯羹。

“在手撕發票時,云南省乘意險的保費規模就可以上1億元,也就是100%投保,保險公司的利潤十分可觀。”一大型保險公司云南省分公司團體險負責人表示,隨著乘意險實名制開始推行,這個市場已經開始出現萎縮了。

記者在昆明西部客運站和北部客運站購買車票時注意到,若是乘客想購買保險卻沒有身份證的話,客運站已經不予銷售乘意險。

上述人士表示,在乘意險實名制的推行上,客運站是銷售單位。若是乘客帶了身份證7、8秒刷身份證即可在保單上記錄個人信息,若是乘客沒有帶身份證的話,客運站的銷售員就需要手動輸入。因為手動輸入的流程慢,一些客運站的銷售人就不太情愿。特別是在春運期間,客運站就更加不會主動銷售保險了,這對乘意險的投保率來說,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一業內人士預測,在車票沒有實名制的情況下,乘意險單一實行實名制,保險公司在乘意險的保費規模可能由現在8000萬元左右萎縮到幾百萬元,一些原本有幾千萬保費的公司可能將會下降到幾百萬左右。

不想做第二個航意險

“乘意險就是一塊雞肋,拿著燙手,丟了可惜。”一中小型保險公司團體險負責人表示,在團險中,乘意險并沒有十分可觀的收入,保費規模雖可觀,但運營周期相對比較長。

據傳在省外,短期意外險、短期健康險會有自律公約,規定“保險公司支付給保險兼業代理機構的單筆代理手續費占該筆業務保單保費的比例,學生平安險、建工意外險、旅游意外險及乘客意外險分別不得超過25%、30%、25%和30%。”按照這個行業自律公約,保險公司給各車站的傭金為30%,既車站每賣出一份一塊的保險就能拿到0.3元的傭金,其他0.7元就為保險公司所得。但記者在保監局網站或其他資料上并沒有查到類似的公約。

但一家保險公司團體險的負責人表示,云南省保險公司與交運集團的手續費比上述公約上的傭金略高。一般情況下,保險公司會根據一個客運站的客流、人流、投保率及設備系統投入等不同因素與客運站談代理費用。乘意險的代理費一般會比普通團險的手續費略高。

一保險公司團體險負責人坦言,在一定程度上,州市公司的小金庫會得到監控,而客運站虛假銷售也會減少。以前,客運站可能銷售了100張乘意險,但是他們卻謊稱只銷售了40張。

雖然是雞肋,但是對于云南保監局的要求,各家公司還算是積極執行。“從現在的市場來看,保險公司不希望乘意險變成第二個航意險。”一大型國有公司云南省分公司團險部負責人表示。

據悉,在2001年,航意險銷售基本是保險公司主動找大型機票代理公司合作,按銷售量給提成。隨著銷售量一路攀升,提成一路上漲最高到了17元,保險公司只留3元。

“航空大型事故并不是太多,低賠付率帶來的高回報使得保險公司紛紛涉足該領域。”上述人士表示,但賠付責任還是保險公司在承擔,最終都是為他人做了嫁衣。現在誰都不敢拿乘意險再冒險了。

“由于航意險的前車之鑒,保險公司的確不會在乘意險肆意妄為。”一位從事團體險多年的人士透露,在乘意險的銷售上,很多客運公司都會用采取沖減保費抵扣傭金,或是形成自己的“小金庫”,這是行業內慣用招數。若是實行實名制的話,客運公司能夠鉆空子的機會也會比較小。

行業面臨重新洗牌

記者在保監會的網站上發現,去年3月,為了規范保險代理市場的準入和退出,保監會決定:暫停區域性保險代理公司及其分支機構設立許可;暫停金融機構、郵政以外的所有保險兼業代理機構資格核準。

據悉,針對保險代理市場“小、散、亂、差”問題,保監會已部署保險代理市場綜合治理工作,在清理整頓的同時推動保險代理市場的專業化和規模化,嚴格控制增量機構。

目前兼業保險代理機構主要有銀行、郵政網點、4S店、汽車站、飛機場等幾大類。其中4S店等主要銷售車險,汽車站主要銷售的是1元、2元的乘意險,飛機場主要銷售航意險。

“今年,監管部門對乘意險的銷售提出了新的要求。”一位接近監管層人士表示,早在2010年,云南保監局也曾表示對所有乘意險銷售網點再次進行自查和清理,對達不到《標準》要求的必須在國慶節前停止該項業務。

監管越來越嚴格,保險公司都謹慎對待乘意險。一保險公司團體險負責人表示,在監管越來越嚴格的情況下,保險公司的系統、IT技術都要不斷革新,保險公司只能是越來越規范才能夠繼續生存下去,也才能夠獲得乘意險這一塊大蛋糕。

不過,另一保險公司的人士表示,在短期意外險的市場上,實名制對保費規模的影響可能會被綜合性交通工具意外傷害保險產品的競爭所代替,特別是《鐵路旅客意外傷害強制保險條例》正式廢止,意味著鐵路上的人身意外傷害保險不再是強制性險種。此外,網銷渠道也將成為車險、家財險、短期意外險等多種保險產品的新型銷售渠道。尤其是網銷意外險產品的價格普遍比傳統渠道便宜10%至15%。

云南信息時報 

亚洲AV无码不卡在线观看,欧美人妻AⅤ中文字幕,在线观看免费无码专区,亚洲A∨国产AV综合AV在线不卡日本V一区二区手机看片自拍自拍自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