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聚焦

上半年鋼鐵業現百億巨虧 國有鋼企越虧越生產

日期:2012-08-02

鞍鋼、首鋼、馬鋼、華凌鋼鐵等鋼鐵巨頭均出現巨額虧損,其中鞍鋼上半年更是虧損47億元,成全行業“虧損王”

7月31日,知情人士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透露,鞍鋼、首鋼、馬鋼、華凌鋼鐵等鋼鐵巨頭均出現巨額虧損,其中鞍鋼上半年更是虧損47億元,成全行業虧損大戶。業內人士分析,如果除去礦山盈利,鞍鋼集團(微博)層面鋼鐵業務虧損額至少達六七十億元。

根據鞍鋼股份日前發布的業績預告,預計上半年虧損19.76億元,這是截至目前為止,滬深兩市虧損最嚴重的上市公司。

多家大型鋼企出現巨虧

種種跡象顯示,中國鋼鐵企業的經營狀況正在不斷惡化。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上半年其會員鋼鐵企業累計實現利潤僅為23.85億元,同比大幅減少545.49億元,減幅95.81%;虧損企業虧損額142.48億元,虧損面達到33.75%。

上半年,在鋼鐵行業出現逾百億元巨虧的同時,鋼企銷售利潤率由去年同期的3.06%,下降到了極其微薄的0.13%。“中國鋼鐵行業實現利潤水平已經極低并處于虧損邊緣,如果扣除投資收益,鋼鐵主業實際處于虧損狀態。”7月31日,中鋼協有關負責人如是表示。

在此前召開的中鋼協四屆四次常務理事(擴大)會議上,中鋼協會長朱繼民也透露,據內部測算,扣除投資收益,鋼鐵主業上半年實際虧損達13億元。值得關注的是,盡管上市公司攀鋼鋼釩通過資產置換已擺脫虧損,但攀鋼集團受成都鋼釩和長城特鋼拖累,還是未能走出困局。早在今年年初,就有媒體報道攀枝花鋼釩和成都鋼釩潛在虧損總額超過百億元。

近兩年鞍鋼股份與華菱鋼鐵輪番成為國內上市公司 “虧損王”:先是2010年華菱鋼鐵巨虧26億元,接著2011年鞍鋼股份報虧21.46億元,而華菱鋼鐵2011年雖然扭虧為盈,卻靠的是出售非核心資產等多項措施,外加政府補貼11.68億元的扭虧“組合拳”。

知情人士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上半年,華菱鋼鐵和馬鋼均虧損10億多元。業內分析,從華菱鋼鐵上半年虧損約13億元,日均虧損700萬元來看,預計其全年虧損不會低于26億元,可能出現接近前年的巨大虧空。

廣鋼、重鋼形勢也很嚴峻

上半年,除鞍鋼、華菱鋼鐵和馬鋼巨虧外,首鋼、廣鋼、重鋼的經營形勢也不樂觀。近年來,首鋼在搬遷之后,為了生存,開始到全國各地尋求兼并重組的目標,相繼在貴州、山西、吉林、新疆等省份收購了一些鋼廠,這些鋼廠曾經盈利,但是去年幾乎全部陷入虧損。就連首鋼最引以為豪的曹妃甸高端煉鐵煉鋼項目——京唐鋼鐵也未能盈利,2011年凈利潤為虧損51.41億元。

據中國經濟時報記者了解,今年上半年,首鋼虧損企業的處境未能根本改觀,以水鋼為例,上半年仍虧損1億多元,接近首鋼的人士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首鋼搬遷后有的項目實際已經投產,但相關指標轉入基建,因而其財務報告并不能反映其真實的經營狀況。

實際上相對首鋼而言,廣鋼、重鋼當前經營形勢更為嚴峻。據媒體最近報道,廣鋼拖欠近10家商業銀行貸款超過30億元,而重鋼資金鏈也正經歷嚴峻考驗。盡管中鋼協副秘書長屈秀麗曾表示,鋼鐵行業倒不了,上述兩家虧損企業資金鏈不至于斷裂,但業界人士還是為這兩家企業捏了把汗。

日前有媒體報道稱,重鋼在匯豐銀行、國家開發銀行的銀行借款均發生違約情形,此外重鋼在建信金融租賃公司辦理的融資租賃也發生過違約。上述違約融資合計為36億元。

冶金工業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海民博士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分析指出,重慶深處內陸腹地,本身缺乏鐵礦石資源,鋼企所需鐵礦石主要依靠從國外進口,且長途運輸須翻越三峽大壩,運輸成本高企,不適合發展大型鋼鐵企業,這是導致重鋼虧損的主要原因之一。

了解廣鋼情況的人士向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表示,目前廣鋼每生產一噸鋼材要虧損1000多元,已經資不抵債。

市場機制失靈 越虧越生產

雖然近年來民營鋼鐵企業經營狀況整體好于國有鋼鐵企業,但從今年上半年數據來看,民營鋼鐵企業的經營狀況也比較嚴峻。7月31日,全國工商聯冶金行業商會常務副秘書長王連忠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民營鋼鐵企業上半年出現了比較嚴重的業績下滑。

王連忠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上半年重點民營鋼鐵企業產量增長3.4%,銷售收入增長4.52%,包括一些大型民營鋼鐵企業在內,產量、價格、工業增加值都出現下滑。銷售利潤率已經下滑到0.2%左右,整體上民營鋼鐵企業僅略有盈利。

而讓劉海民感到擔憂的是,盡管全行業供大于求陷入虧損,但鋼鐵產量仍在增加,特別是部分國有鋼鐵企業即使虧損仍在擴產,出現了“越虧損越生產”現象。

劉海民說,從上半年來看,虧損企業被迫減產是主調,有的企業已被迫停產,但也有虧損企業排在增產隊伍前列,即把增產作為扭虧的手段之一。

相關統計數據顯示,上半年沙鋼旗下鑫瑞特鋼、蘇鋼、貴陽特鋼、文安鋼鐵、錫鋼集團減產幅度較大。其中,鑫瑞特鋼上半年產量為0,減產幅度達到100%,而套牢中鋼的山西中宇鋼鐵上半年也處于停產狀態。不過,攀鋼、水鋼、京唐鋼鐵等出現虧損的國有鋼企增產幅度都在40%以上,京唐鋼鐵產量甚至增長了一倍。

劉海民說,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上半年規模以上黑色冶金冶煉壓延業實現利潤同比減少56.5%,而同期中鋼協統計的大中型鋼鐵企業利潤減少90%以上,可見大中型企業效益不如中小企業。這主要是若干虧損大戶拉低了大中型企業平均數所致,也與有的企業沒有邊際貢獻仍拒不限產、停產有直接關系。

他認為,競爭條件不平等,市場機制失靈,缺乏退出機制,產業分散過度競爭,是制約中國鋼鐵行業健康運行的主要障礙。當務之急應加快改革,推進行業兼并重組。

“我的鋼鐵”網資訊總監、高級分析師徐向春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鋼鐵行業的局面是前些年高速發展的必然結果,中國鋼鐵行業的黃金發展期已經過去,這一行業正陷入經濟轉型、需求下滑、產能過剩、原材料人工等成本居高不下,上下游兩頭擠壓的困局之中,預計這種狀況不是暫時的。“雖然全行業不至于長期陷入虧損,但困局短期內仍難以改變,將可能持續3—5年。”徐向春說,近年來大規模擴張、財務負擔較重、資金鏈斷裂風險較大的鋼鐵企業將可能倒閉。

 中國經濟時報 記者 周雪松

亚洲AV无码不卡在线观看,欧美人妻AⅤ中文字幕,在线观看免费无码专区,亚洲A∨国产AV综合AV在线不卡日本V一区二区手机看片自拍自拍自自